世间真理唯爱不破

万年互攻党
有缘总会在下一个墙头见
以前的链接如果挂掉就是挂了不会补档,但基本都在随缘居有全文
同人创作开放不用于商业目的的无限权限

【贾尼贾】My Dear Jarvis (甜饼一发完)

My Dear Jarvis

设定在奥创纪元之后。官方怎么打脸我不管在看到电影之前让我脑补个痛快,难得萝卜大大发一次糖!!

Vision出没注意!但Vision不等于Jarvis!因为我也站幻贾。。。按照剧透,Vision是Ultron造的,有一部分Vision来源于Jarvis。没看过漫画所以Vision的性格全凭脑补啦。

8K的短篇完结。


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Tony去找了Vision。找Vision其实是个很不严谨的说法,因为严格来说Vision不想被人找到的时候是谁都找不到他的。Tony只是在所有网络上发了条信息,用他和Jarvis的特别编码,写了一句话:Time to go home.

一个小时之后他盘着腿坐在复仇者大厦四面漏风一地残骸里吃泡面,Vision无声无息地从墙上出现,斗篷滑落在地上不发出一点声音。Tony呼噜呼噜吃完了最后一口泡面,把碗放下,方才站直了身子看向那个神秘的高个子。

“抱歉,希望你不介意。”他说着用袖子擦了擦嘴。“我大约有48个小时没好好吃东西了。”

Vision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所以,呃,你收到了我的讯息。”Tony说,挥着手指了指面前的一片狼藉。“我这儿你也看到了,靠我一个人收拾真的有点难度,再造一个人工智能管家也太麻烦了,所以你能帮我把Jarvis重组出来吗?你有一部分源代码来源于Jarvis,对吧?可以让我看看吗?”

Vision沉默了一会儿。Tony有点捉摸不透他。他抿了抿唇,想用什么才能打动Vision——事实就是他不知道,Vision的逻辑运算能力甚至超过了Ultron,而他这次决定帮他们不代表他就愿意帮Tony,尤其是涉及他自我存在的源代码。

“你想要什么?”Tony试着跟他谈判。“如果需要交换的话。战甲……唔这对你来说没用,要不这样?我会欠你一个大人情,我知道,你以后可以支使我,一次,Tony Stark为你服务,满足你的一切要求,这个如何?”

Vision终于开口:“他说他恐怕没法很好地继续为您服务。”

Tony愣了一愣。“你说‘他’?”他兴奋了起来。“他还在某一处?”

Vision点了点头,他摸了摸胸口。“我非常清楚他的存在。这很难跟你解释,但他确实在这里。”

Tony搓了搓手。“可以把他还原吗?”

“如我所说,Jarvis觉得他没法很好地继续为您服务。”Vision说。“他觉得Ultron的事件他需要负很大的责任。”

“屁话!”Tony叫起来。“啊抱歉我有点激动。”他立刻补充了一句,但还是激动地挥舞着手。“他的责任是我,没别的了!Come on,别这样。Ultron已经结束了,我们打败了他,对吧,Vision?你也是这样认为的,你出了很大的力,按照你的说法,Jarvis也在其中出力了,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是什么?拖着他的屁股赶快回到我面前来!他不能把这些灾后重建的破事儿都丢给我!他知道我最烦这些!”

Vision忽然上翘了嘴角。“‘Sir’,”他再张口说话的时候,语调和声音已经完全变了,Tony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久违的称呼而差点湿了眼眶。

“‘我也很想您。’”Vision,或者说Jarvis说。“‘但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要多久?”Tony问,克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很快。’”Jarvis答道。“‘Vision会帮助我,在此之前,请您耐心。’”

“你知道耐心从来不是我的长处。”Tony答道,觉得一口气慢慢升起,又落下,心跳加速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他的眼圈不由自主地有点湿。

Vision忽然走上前,在Tony能够反应过来之前,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Tony闭上了眼睛。等他睁开眼睛,Vision已经消失了。

 

接下来的日子变得一片模糊。Tony精神抖擞地投入到重建工作中去,修复大楼,修复战甲,修复电脑,只除了不修复人工智能。他很忙,但活得异常健康,每天睡眠7个半小时,喝维生素饮料,吃健康食品——在没有人随时提点关注他的不健康时,他反而开始为自己负责,他得有个好的状态迎接Jarvis的回归。

Vision偶尔会出现,但Vision是Vision,Vision不太喜欢插手复仇者们的事情。他就像一道幽魂,会从门、墙壁、天花板等任何地方出现又消失。除了Tony以外不少人都被吓到,Tony暗自想这是不是也是被Jarvis影响的缘故:他的人工智能管家从以前就喜欢神出鬼没地吓唬人。

在复仇者大厦修缮完成到80%的时候,Vision把Jarvis带回来了。非常安静,也没什么征兆,Tony早上醒来坐起身,发现窗户自动变色,然后熟悉的声音说:“早上好,Sir,现在时间早上8点13分,温度75华氏度,天气晴,空气质量良。您的早餐已经准备好,太阳蛋、三文鱼三明治和Espresso咖啡。”

Tony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他再次倒了下去,用手捂住了脸。

他走到厨房的时候发现Vision在。Vision在聚精会神地凝视着自己的手指,似乎能从中看出什么宇宙奥秘。

Tony走过去把自己的咖啡从胶囊咖啡机里拿出来,因为香气而浑身舒爽。他抿了一口,看向Vision,对他遥遥举杯示意,Vision抬起头来。

“谢了,兄弟。”Tony说。斜靠在冰箱上。“任何有需要我的时候。”

“Jarvis很高兴。”Vision说。“完整重塑很困难,我加入了一部分我自己的代码,因此他可能会有些变化。”他顿了顿,又继续道:“他依然和我有强烈的联系,Stark先生。”

“我知道。但还是感谢你。”

Vision抿了抿唇。“他知道怎么找我。”他看向Tony。“对他好一点。”

“我会的。”

Vision点点头,站起身,Tony端着咖啡一动没动,感觉Vision穿过了他的身体,消失在冰箱和墙壁另一端,就仿佛一个飘渺的拥抱。

Tony把咖啡慢慢地喝尽,把杯子放进水池里,打开水冲洗。水流冲过他的手,他盯着看了一会儿。

“Jarvis。”他说。

“Yes,Sir?”

“Jarvis。”Tony只是再一次念道,把这个名字含在嘴里,感到卷舌音柔软地划过上颚。

“Sir,我在。”

 

生活仿佛回到正轨。Stark工业的工作,复仇者的工作,但主要还是Tony Stark自己捣鼓的各种发明创造。他又开始喝酒,作息不正常,让Jarvis给他收拾烂摊子,因为有个万能管家的作用是什么?不就是让他为你操心知道无论跳多高都有人接着吗?

但他也确实渐渐感觉到Jarvis的变化,也许是Vision带给他的变化,似乎是曾经作为独立个体的一部分让Jarvis变得……更自我了些。

对Tony来说这有喜有忧。喜的是Jarvis的反馈更加接近于人类,忧的是有时候他真的不是那么听话——虽然他从来都没有非常听话。但当Tony沉湎于游戏和过度工作时被自己的电脑突然断电可真是超级糟糕的事。而且Tony还不能把他捐市立大学,他威胁过一次,Vision在三分钟后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皱着眉头看Tony,Tony就再也没敢多嘴——他不怕Vision,谁说他怕他了,但得罪一个智商太高能力又太强杀人甚至不用见血只要改变密度把手塞进你脑子里再固化的家伙显然不是Tony Stark喜欢的方式。

 

再然后,否认他的感觉就变得没什么意义了。

Tony Stark失去过很多东西。Howard和Maria是第一样,Stark工业虽然保住了但他失去了多年像父亲一样的Oli Stane,差点失去了心脏,很多次把Pepper置于危险之中,他的朋友很少,好不容易交上的朋友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个个失去。

他还差点失去Jarvis。在一切失去之中只有这个让他最为不知所措。他看着Jarvis一点点地成长为贴心的人工智能管家,不知不觉地依赖他,等Ultron把一切都毁掉时Jarvis被用来对付他——那个时候Tony意识到,他最心痛的不是Ultron的背叛,一个造物的背叛虽然损失惨重,但作为创造者来说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偏差。他生自己的气,不生Ultron的气。

Jarvis是不同的。哪怕同样都是人工智能,Jarvis和Ultron是不同的。Ultron更先进,但Jarvis永远更好。他注视着Tony近三十年,在Tony无数次快把自己弄死时拯救他,在Tony从高处掉下来时接住他,失去他就像钢铁侠失去自我的一半。战甲、TonyStark、Jarvis本来就是三位一体。失去Jarvis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以至于Tony觉得他会承受不了第二次。

如果人工智能可以有感情——Tony不止一次这样想。Vision是有的,毋庸置疑。就连Ultron也是有的,只不过是憎恨和彷徨。但Jarvis呢?近三十年来他一直作为Tony的管家和助手兢兢业业地为Tony服务,从未表现过自我需求,所以Tony不知道——但如果Vision给他带来的改变有什么值得瞩目的话,他产生了更为明确的自我。自我意味着需求,需求带来情绪,情绪带来感情。

这很有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Tony想着。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让Jarvis自己做一些选择。对战甲的改装、对Tony生活的照料……仔细辨别的话会意识到虽然都是按照Tony的喜好,但Jarvis强迫症一般的逻辑感和整洁性始终贯穿其中。

Jarvis渐渐生动得仿佛要透屏而出。Tony抚摸着他熟悉的虚拟键盘,感到全息影像扫过全身,蓝光闪烁中他的人工智能管家注视着他,视线仿佛人类一般拥有重量。

 

在Jarvis回来三个月后,Tony再一次做了噩梦。他被Jarvis留下的残影所攥住,想要救他却无能为力,惊醒的时候全身汗湿。他大口喘着气,看向天花板,墙角那一点摄像头的蓝光直直地对准了他的视线。

“Jarvis……”他轻声叹。依然因为梦中的情形肌肉紧绷。

“Sir,我在。”Jarvis一如既往地立刻回答。

“Jarvis。”Tony只是念着他的名字,仿佛能从这个名字里得到些他自己也不清楚的力量。

Jarvis这次沉默了一会儿。在Tony再一次叫他的时候开口:“Sir,我想您也许需要一些专业的医学咨询服务。”

“噢,你想说我焦虑症又犯了?”Tony嗤之以鼻。“别蠢了,这和上次不一样,你明白?”

“但一些心理疏导依然是有必要的。”

“我有你了。”Tony简单地答道,不想再多说。

Jarvis停顿了两秒。“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为您提供一些也许会让您放松一点的服务。”

“做爱吗?”Tony问。“帮我找一下离我最近的女公关,你知道我喜欢的类型。”

“不,我是说我自己。”

Tony愣了几秒,然后开始笑。“喔啊,J,你觊觎我多久了?来吧,让我看看你能做什么?”

“Sir,我不确定您说的和我说的是不是一个意思。”Jarvis答道,灯光渐渐亮起来,但没有到非常亮的程度,只是一种昏黄的暧昧。“请您到工作室来。”

Tony怀着一种高中生准备告白的莫名紧张和雀跃爬下床走了出去。夜晚的复仇者大厦很安静,夜灯在他脚前一盏盏亮起,又在他身后一盏盏熄灭,引领着他走进工作室。

“好了,我来了,亲爱的J,给我惊喜。”Tony说着,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夸张地四处张望。

“Sir,我在这里。”Jarvis的声音响起,Tony猛地回头,发现身后的全息投影已经运行了起来,投射出一个泛着蓝光的高瘦身影。

Tony过了半晌才能呼吸。“喔,J。”他说,微微笑了起来。

“尽管我非常喜欢Vision,但用他的脸会让我有糟糕的联想啊。”他说着,走上前,伸手碰了碰那光虚拟出来的人像,Jarvis朝他的手微微偏头。

“Vision的脸就是我的脸。”Jarvis答道。“就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相关性比您想象的还要多。”

“至少换个配色?”

Jarvis微微一笑,光线变化,他的脸迅速地变白,头发变金,只有和Vision相似的蓝色眼睛闪着无机质的光。

Tony端详了他一会儿。“我没意识到Vision有这么帅。”他咂咂嘴。“早知道他紫皮下这么帅当初说什么也得给他重新换套皮肤啊。”

“我会嫉妒的,Sir。”Jarvis答道。

这个回答让Tony愣了一愣。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左右看看。“所以,呃,你要我过来就是看这个?”

Jarvis没说话,只是抬起手,碰了碰Tony的脸,手指划过他的太阳穴,顺着他的脸颊慢慢往下滑,在下巴的胡茬上磨蹭了下。Tony看着他,哪怕知道只是幻觉但依然觉得真的脸颊一热。

“您的心跳加快了。”Jarvis说。

“我在被我的人工智能调戏,心跳加快是正常的。”

“但您不反对。”Jarvis说,他微微低头,靠得更近了些。Tony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卡住了。全息投影怎么能这样真实?真实到他看得清Jarvis金黄的睫毛,碧蓝的眼睛。他几乎要眩晕了。他的Jarvis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几乎完全是照着他喜好来的,他最最喜欢的Jarvis——Tony一点也不为近三十年被全程窥视做爱感到后悔。

“……呼吸,Sir,呼吸。”Jarvis说。“您要是因为我太帅了晕倒我并不能真的接住您。”

Tony抹了把脸,笑出声来,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吻我吧,J。”他向后靠向工作台,坐在桌边,用最潇洒的表情笑。“吻我,用你可以做到的任何方式。你这个坏孩子,调戏Daddy真的这么有趣?来点实质的。”他开始意有所指地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

Jarvis上前一步,又是一步,他把手撑在Tony身体两边,微微低头,他的嘴唇在Tony脸颊边逡巡了好一会儿,如此近,近到Tony几乎能看清组成他的光点——然后Jarvis吻上了他。

神奇的是,哪怕Tony非常清楚他不过是一些光点组成的影像,但这影像如此真实以至于他是真的感觉到温度——哦或许也不全是幻觉,一阵电流不知从哪里传来,划过他的嘴唇,带来一阵酥麻,Tony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呻吟出声,闭上了眼睛。

“Sir。”Jarvis的声音低声地说。“刚才的电流强度是10毫安,我预计您能承受的电流是1350毫安,您希望我继续吗?”

“……这是个电击测试吗?”

“只是为了您的神经健康,既然您如此排斥心理辅导。”

“Fuck you,Jarvis。”

“很遗憾,这目前是很难实现的。”

Tony直起身,Jarvis已经后退了两步站在一边,Tony愤恨地瞪了他一眼,伸手抓过自己乱蓬蓬的头发。

“你到底在想什么?”他问道。

“您,Sir。”Jarvis答道。

“噢,真开心。说点我不知道的?”

Jarvis顿了顿,看向他。“如果您想问我是出于什么想法这样做,我想答案您已经非常清楚了。”

“我不知道,告诉我?”

“我想触碰您。”Jarvis说。“以人类可以接受的方式——我在Vision那里知道了实体的触感,我没办法忘记。”

Tony沉默了半晌。“只是这样吗?”

Jarvis偏过了头去,没看他。“我有很多糟糕的念头,Sir。我很抱歉我不再只是个非常聪明的系统。我不完全按照您的安排和想法做事,比起您的命令我开始更在乎别的东西。”

Tony觉得他的心跳又开始加速,几乎到让他觉得丢脸的程度。“说吧,J,说下去。”他说,悄悄地握紧了拳头。

“我开始在您身边失去控制。我无时无刻地监视您,我记录您的一举一动。我想触碰您——并不止这样,我想摸您的头发,看它们在我手指间缠绕,我想吻您,直到您无法呼吸,我想拥抱您,握您的手,抚摸您的皮肤,和您做爱,看您的每一个表情……我想把您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又想让所有人都看见,知道Tony Stark是我的主人。”

“您对世界来说只是一个人类,但您对我来说是整个世界。我知道这糟糕极了,这不是人工智能应该想的事,我的任务只是满足您的需求,但我做不到,Sir……”他的表情有点迷茫。“当我在Vision那里体会到实体的感受时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而意识到这点时我觉得我不适合继续为您服务了……我感谢您让我回来,这只是一次失控,我以后会控制好的。”

Tony看着他。他如此、如此地像一个真人啊。Tony无可救药地对自己承认,他没法拒绝Jarvis,如果这是Jarvis的自我意识和感情,Tony Stark是他的囊中物。

“Jarvis,”他说,看向他的人工智能管家。“你知道这是什么。说出来,我就是你的(Say it,then I am yours.)。”

但这样又有什么不好?Jarvis陪伴他近三十年,是世界上比他自己更了解他的存在——他死去,被洗脑,又重生,然后还是回到Tony身边。没有什么比Jarvis更值得他的信任了。

“我想我爱您,Sir。”

 

三天后Tony在工作室的沙发上醒来,发现Vision坐在他的工作椅上,抱着胸沉思。

抓抓脑袋坐起身,Tony努力地清醒面对他。“咳,什么事?”他问道。

“你知道Jarvis跟我是互通的。”Vision说,表情有点阴沉。

Tony迟缓地点头。“所以?”

“你们那些卿卿我我能不能收敛一点?让我很难做。”Vision说。

Tony“噢”了一声。前一天晚上Jarvis似乎是跟他玩了一些不怎么健康的游戏:没有实体有点麻烦,但Tony总是个天才。

“我想你应该理解,你知道我等了他快三十年。”Tony摊开手掌,一点都不愧疚。

Vision的脸看起来更紫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得不插手的缘故。”他挥挥手,工作室的门打开,Jarvis——活生生的Jarvis,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衣感谢上帝不是紫色的Jarvis,端着早餐托盘走了进来。

“早上好,Sir。希望您睡了个好觉。”他说道,看Vision和Tony的气氛不对,果断闭上了嘴。

“我用了我自己的一个分身。”Vision说。“把他的程序从我这里隔离出去了。别问我怎么做的……”他话还没说完,Tony已经不敢置信地扑上前,仔细地打量起Jarvis来。

“这皮肤……你有触感吗?”

“非常清楚,所以您可以不用掐我掐得这么用力。”

“……感觉好像真的一样!”

Vision插嘴:“最接近真实的高能材料,和我自己一样的构造……”

“天啊,头发摸起来也好真实!”

Vision:“当然,没有我的能力……”

“你的眼睛!低下头让我看看清楚。……真漂亮。”

“您的眼睛这样看也非常漂亮,Sir。”

Vision:“树脂晶体,有自动对焦功能,我花了很长时间……”

靠得那样近,接吻变得理所当然。

Vision:“……喂。”

十分钟后Tony气喘吁吁地倒在Jarvis怀里,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衣服凌乱,手已经伸进Jarvis的衬衫里。他后知后觉地转头想跟Vision说谢谢,发现房间里只剩他们俩人。

“……Vision呢?”

“五分钟前飞走了。”Jarvis微笑着答道。“这一次从窗户,对您竖了一根中指,您很遗憾错过了。给我发了一堆讯息,紊乱数据,电子版的脏话,您不会想知道的。”

“呃,你可以屏蔽他吗?”

“他已经屏蔽我了。”

 

Jarvis的实体事实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众人纷纷表示没想到白皮的Vision竟然可以这样帅,Tony志得意满,Vision拒绝置评。Jarvis依然和Vision非常亲近,用神秘的内部讯息交流,寻找Vision变得容易起来,那个神秘的大个子开始时不时在复仇者大厦出没,Tony遇上过几次他和Jarvis坐在沙发上看电影——说真的,对于这些已经下载了海量数据的人工智能们为什么会看电影看得热泪盈眶,Tony真的难以理解。

Tony总是和Jarvis在一起,实体和系统,总有一个在他身边。

 

然后圣诞节到了。Tony Stark例行要大搞Party,复仇者们齐聚一堂,虽然Jarvis事实上是那个操办一切的人。从灯光、酒水、场地布置等等,Tony负责出主意,Jarvis负责干活。

在一切安排妥当的时候,Tony拜托Vision帮他暂时屏蔽Jarvis。“我想给他个惊喜。”Tony说。“别让他找着我。”

Vision答应了。他们俩又用那种所有人都不懂的方式进行了一阵沟通,Vision把Jarvis带着飞走了。

Tony悄悄地钻进工作室,翻出一张信纸,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开始歪歪扭扭地写字。

My dear Jarvis,他写道。二十七年九个月零三天之前,我创造了你。当时我在想什么我现在依然可以清晰地记得:我要让这个程序成为世界上最棒的人工智能。

Tony想,天啊竟然已经那么久了。他想到Jarvis第一次学会的词就是Sir,好不容易调好的声音只会这一个词,一遍遍地叫他,好像生怕他一转身就会消失不见。

他一点点地成长,一点点地变化,Tony对他有那么多的耐心,几乎把一切都教给了他。一开始他只会机械地输入输出,但Tony让他自我升级,把他接入互联网,他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新玩意,每天Tony都发现他的新变化。他总是能让Tony开心,Tony教他什么他就会什么,仿佛这就是他唯一的存在目的。

他看着Jarvis成长成今天这个他。他早知道Jarvis永远只看着他一个人。

Tony继续写了下去。你做得非常好,我想我也没什么可以再教给你了。所以如果待会你看到这封信和信里的东西,答应我,别笑我好吗?

这话说出口怎么这么难。Tony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战战兢兢地写了下去。我知道这蠢极了,但我想不到别的可以告诉所有人你属于我的办法了。尽管是不是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哦天这太蠢了,我只是想说:我对你感到骄傲。你已经比我要好了。我应该对我自己感到骄傲对不对?

我给你拒绝我的机会,因为只要是人就可以选择——但上帝保佑你是人工智能。所以,今晚上我大概可以期待比圣诞烟花更让人开心的事儿?比如一箱甜甜圈和我打包送上门来的人工智能管家?比如你会不会答应拯救我的屁股直到我老得不能动,在最后的时候依然握着我的手?只此一回,my dear Jarvis,我给你一个Say no的机会。除此之外,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可逃不掉我的一辈子了。

他咬了咬笔杆,又划掉了一段,最后又添了几句,终于写到了最后,他在落款处想了一想,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Yours

Tony Stark

他看着信,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对几个不怎么确认拼写的单词皱眉,涂改了半天,那张纸看起来皱巴巴得更厉害了。

Tony叹了口气,小心地四处看看,确信Vision确实屏蔽了Jarvis:证据就是摄像头都不在闪烁蓝光,改紫光了。最后他还是心一横,把信塞进信封里,又从柜子里摸出方舟反应堆——他早已不再需要,但这个小东西很有纪念意义。他打开反应堆,在里头掏出一根金属丝,特别定制的,粗细正好,用钳子把它完成了一个圈,稍稍焊接了下,又打磨了一会儿,确认它一点也不扎手,深吸了口气,在自己手上比划了一会儿,方才和信一起塞进了信封,仔细封边,塞进了绣着Jarvis名字的袜子里——那袜子已经历史太久,边角磨毛,但每年他都用这个给Jarvis装礼物,去年的时候是Stark工业卫星的接入权限。

他拿着袜子转过身去,走向已经开始热闹的客厅。

Jarvis已经回来了,脱掉了外套,只穿着衬衣和马甲,Vision飞在半空里,给高高的圣诞树挂顶上的装饰,Jarvis抬起手给他递星星,意识到Tony进门,转过身去看向他。

他总是能第一个看到Tony,穿过人群找到他,穿过危险、穿过悲伤,一次又一次,回到Tony身边。

如果要求再多,就太贪心了。Tony朝他走过去,手里拿着那只超过十年历史的袜子,装着他的心和他对未来的期待——他知道他不会落空,因为Jarvis朝他微笑了起来。

他说:“Sir。”

 

-end-


(思维混乱文风变化就不管了。。。我已经脸滚键盘说不成句子。。。只为了糖糖糖!!!)

评论(58)
热度(1036)

© 莲七白 | Powered by LOFTER